父亲欠下的债,我来还

2019-04-10 来源:中国文明网

一句诺言:“父亲欠下的债,我来还”

在唐永飞的记忆里,年少时每年春节前都会有一群人上门要债的场面。“很多人来家里要债,看见什么拿走什么,甚至开水瓶也不放过。”唐永飞回忆起当年的画面仍历历在目,他说:“即便那样,父亲也只是缩在角落里,一声不吭。后来有钱了,不管欠谁多少钱,都会一分不少地还给人家。”

也正是父亲的举动,给唐永飞从小树立了一个信念:做人要诚信,欠人的,一定要还。2009年,唐永飞的父亲因病去世,留给唐永飞的,是一家濒临倒闭的羽绒厂和120多万元的欠条。

就在债主们纷纷上门,担心欠款讨要不回来的时候,刚刚30岁出头的唐永飞给了大家一颗定心丸,面对着一沓厚厚的欠条,他斩钉截铁地说:“父亲欠下的债,我来还!我还年轻,不管欠了多少,我一定能还完。”

话虽如此,可人们都明白,120万元对当时的唐永飞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。为了能尽快还上这巨额债务,他决定接下父亲的生意,回乡创业。

唐永飞在焦裕禄干部学院

一个信念:“改行、改名,改不掉根”

诚者自成也,而道自道也。接手羽绒公司后,唐永飞始终把“堂堂正正做人,规规矩矩挣钱”作为自己的经商准则。

由于经营得当,羽绒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,短短几年间,父亲当年欠下的债务已被唐永飞还清了大半。可就在唐永飞的生意一片大好时,一场突如其来的禽流感带给了他一次致命打击。

2013年4月,唐永飞刚刚以每吨30.5万元的价格签下了276吨的订单,席卷全国的禽流感突然爆发,这对于羽绒行业来说无疑是场灾难,羽绒公司一夜间陷入了巨大困境。

此时的唐永飞面临两个选择:一个是以不可抗拒力量为由拒绝交货,不仅可以避免损失,还可以获得高达8000万的赔偿;一个是按时以原价交货,但却要承担巨额损失。要知道,羽绒市场在当时已是一天一个价,每吨30.5万元涨到每吨63万元。

再三思索,唐永飞最终选择了后者,他坦言:“说不纠结是假的,毕竟那是涉及上千万的损失。但如果我真选择拿了那8000万元,我今后在这一行就不要混了。即使我改行,但名改不了;改名,但根改不了。”后来经过清点,羽绒公司前后共计损失1770万元。

让唐永飞颇为意外的是,正是他的这一举动,让羽绒公司在业界赢得了一片赞誉。当年8月,唐永飞的生意迎来了大逆转,服装业许多知名商家的订单纷至沓来,当年就赚了1800多万,而且到了2014年,公司营业额已经翻了2.5倍。

唐永飞作为爱心企业代表发言

一份担当:“越被人关注,越要传播正能量”

2015年10月,唐永飞给严店乡的五保中心捐助了14万元,给五保老人添置空调,让他们温暖过冬;

2016年抗洪抢险期间,唐永飞生病住院,但他第一时间安排员工为家乡送去了5万元物资,出院后,他又积极投身抗洪抢险第一线;

2017年10月,唐永飞在电视上得知官亭镇14岁女孩马玉会的事迹,他当即带着女儿找到了马玉会,给她捐了5000元和一件他女儿亲自挑选的羽绒服;

2018年8月,唐永飞捐助了10万元用于精准扶贫,此外,他还去合肥市认领了一个贫困学生,连续3年给该学生每年捐5000元的助学金,帮助他完成学业;9月,羽绒公司成立了扶贫车间,帮扶了40户贫困户,以每斤40元的高价直接收购贫困户的鹅毛,每年直接带动每位贫困户增加1万元的纯收入;9月,他还参加了“点亮微心愿”活动,亲自购买了共3.1万元的物资赠送给留守儿童,虽然当时组织方的预算只需要1.8万元……

自创业以来,唐永飞一直坚持“诚信经营、质量为先”的经营理念,公司越做越大的同时,他坚持帮助困难家庭和弱势群体,回馈社会。“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,能拥有今天这番事业,都是父老乡亲帮衬的结果。”唐永飞说,“越被别人关注,越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,传播正能量。”

10年来,唐永飞共投入近300万元用于公益事业,先后录用下岗工人15人、失地农民45人、残疾人6人、贫困户45户、救助贫困学生20余人。他个人也先后获得“合肥市五一劳动奖章”“肥西县十大杰出青年”等荣誉称号。

责任编辑:刘芬风